中国当代陶瓷工艺品收藏:从民间走向高端

作者:黄辉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时间:2012-02-21

近年来,无论在一级市场还是拍卖场上,当代工艺品表现出人意料,价格一路看涨,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亮点之一,过去不被人们重视的当代工艺品走进人们的视野,曾经的民间工艺品走向高端交易市场。

  《易传》言:“形而上者之为道,形而下者之为器”,在艺术领域,书法、绘画往往被视为“形而上”的“道”,而工艺美术品则一直处于地位较低的“器”,不为人们重视。然而,近年来,无论在一级市场还是拍卖场上,以陶瓷、紫砂、玉器为主的当代工艺品表现出人意料,价格一路看涨,频频创下行业新高,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亮点之一,过去不被人们重视的当代工艺品走进人们的视野,曾经的民间工艺品走向高端交易市场。

  当代工艺品,市场新宠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全国有十几家拍卖公司都开设了陶瓷、紫砂专场拍卖,取得前所未有的成绩。在2011年11月15日举行的中国嘉德“近现代工艺美术专场”中,四个专场总成交额高达1.95亿元。其中,“近现代陶瓷”专场总成交额6194万元,成交比率高达94%,与其2008年首开陶瓷专场拍卖的1000万元总成交额相比,3年时间增长了6倍多;而嘉德“近现代紫砂臻品”专场总成交额更是高达7042万元;石卿的“赤壁夜游”寿山田黄石摆件以2012万元创近现代田黄石拍卖最高纪录。

  在北京匡时秋拍推出的“近现代及当代紫砂专场”中,147件紫砂名品成交额高达5604.9万元。其中紫砂大师何道洪的作品“大涵壶”与“三色松竹梅提梁壶”分别以782万元和770.5万元成交,不仅包揽该专场的冠亚军,还刷新了何道洪作品的拍卖纪录。北京保利12月7日举行的“现当代陶瓷”专场斩获8967万元;其“中国当代高端工艺品——紫砂壶专场”成交总额为6726.8万元。

  在紫砂收藏界,顾景舟如制壶领域的泰斗一般,其作品可遇而不可求,在拍场上,只要品相完好、流传有绪的作品,都会引发买家激烈的争夺。在2005年,其制作的壶最高成交价为几万元;5年之后的2010年,其制作的相明石瓢壶成交价为1232万元;2011年更是顾景舟紫砂壶拍卖成交的高点,在保利秋拍中,顾景舟所制“提璧组壶(共计11件)”创造了1782.5万元的高价,刷新了紫砂拍卖的世界纪录,而其在2009年秋拍的成交价仅为313.6万元。截止目前为止,顾景舟制壶超过千万元的一共有6件,其中5件均为2011年成交。其中包括顾景舟、韩美林合作的“提梁盘壶”(1150万元成交),顾景舟、魏紫熙合作的“矮井栏壶”(1035万元成交),顾景舟制“云肩如意三头茶具”(1023.5万元成交),顾景舟制“高线三足套壶”(1288万元成交)。

  除了紫砂之外,另一个引人瞩目的板块当属近现代及当代文人瓷绘,其价位上涨尤为迅速,特别是“青花大王”王步以及“珠山八友”等老一辈艺人的精品佳作,连创佳绩,市场给予其充分的肯定。2011年春拍中,“青花大王”王步力作“青花嬉禽图笔洗”在中国嘉德以713万元成交,继其之后,在北京保利秋拍中,王步所作“青花灵禽春夏秋冬四屏”在“现当代艺术陶瓷专场”上以2702.5万元成交,不仅刷新了陶艺家个人作品最高成交纪录,还创下当代陶艺交易的新纪录,为当代陶瓷的价格开启了想象空间。王步500万元以上成交的高价拍品,均诞生于2011年,其艺术价值以及市场地位也逐渐被藏家认可,其作品在市场上的价位在200万元至800万元之间,单价已超过“珠山八友”。此外,天津文物拍卖的汪野亭“粉彩山水人物纹四条屏瓷板”以1892.8万元成交,刷新汪野亭拍卖的个人纪录。北京匡时所拍田鹤仙“粉彩梅清图文房七件套”以701.5万元成交,成为田鹤仙个人作品拍卖成交的新纪录。这些标杆性拍品高价的出现,对中国近现代艺术陶瓷市场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顾景舟、王步、石卿的代表作以高价成交,创下各板块的纪录,树立了市场标杆性的价位。无论在哪一个板块,标杆性人物及价格的建立,对推动整个行业的市场发展都具有积极的影响。

  其实当代工艺品并非只在拍场走俏,在一级市场上的追捧程度绝不亚于拍卖市场。北京保利紫砂及现代工艺品部总经理安蓓介绍,当代工艺品拍卖也就是最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拍卖公司在进行市场调研时发现,目前健在的很多工艺美术大师在各自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具备非常完备的一级市场,现在的交易更加频繁,他们作品的价格一直就不便宜,“几十年前的几千元其实与现在的几十万元在性价比是没有差异的”。以景德镇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为例,普通规格的作品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价格为1000元左右,到了90年代末,上涨到1万至3万元之间,而在2009年更是攀升至10万至30万元,在最近两年又涨至50万元左右,演绎了“十年涨十倍”的传奇。

  最近5年,高端玉器价格飞涨,据北京工美集团高级工艺美术师韩文华介绍,玉石每年的平均涨幅约为两倍,“上一年拿货的价格,下一年就要翻一番”。尽管如此,他认为,“即便有泡沫,但涨幅仍属合理,降的可能性也不大。”

  而业内专家分析表明,以一年期估算,普通紫砂壶作品的价格涨幅在40%至50%,高端作品更是远远高于这个幅度。同为工美集团的叶晓溪介绍了近年来紫砂壶在一级市场上的变化情况,“大概5年前,买一把纯手工紫砂壶,大概5000元,现在的价格在两三万元之间,差不多每年上涨一番,如果是国家级大师,上涨幅度更大,省级工艺大师的一把壶一般为几万元;如果是知名大师,一把壶的价格一般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

  除此之外,景泰蓝、田黄石、寿山石、织绣、竹雕、木雕等当代工艺美术品在市场上的价格也频频看涨。而具有知名度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们的作品,更是成为市场上竞相追捧的对象。原材料的稀缺、市场的需求及工艺美术大师带来的品牌效应,都使得当代工艺品成为市场追捧的热点。


  古典工艺品散发现代魅力

  叶晓溪分析了紫砂壶价格近年来大幅上涨的必然原因,“紫砂壶之所以在艺术品市场上价值如此之高,首先在于紫砂壶本身承载的文化价值。其材质、造型、工艺、装饰都非一般茶壶能与之媲美。每一件作品都是手工制作的,体现了制作者的审美、人文精神和个性,在收藏时,是一种欣赏、交流和体验。”“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紫砂壶造型古朴凝练,色泽清雅,被誉为“世间茶具之首”。从制作工艺来讲,紫砂壶融设计和制作于一体,是工艺性和艺术性集一体的实用器,也是民间手工艺人“心手合一”的结晶,不仅是工艺品,更是装饰品、艺术品。此外,好的紫砂壶千金难求还与紫砂料的存世稀有密切相关,由于宜兴紫砂泥被大量开采,目前已面临资源枯竭,宜兴市政府严格限定紫砂泥的开采,紫砂壶身价也水涨船高,因此,行内有“一两紫砂一两金”的说法。

  韩文华几十年来一直从事玉器方面的工作,自己也收藏了很多。他分析了玉石近年来上涨的主要原因:玉石是稀缺的资源,无法再生;玉器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承载了丰富的历史文化,皇家御用和儒家传统赋予玉器的精神特质使玉器与中国人结下不解之缘;玉器硬度高但结构细腻,便于塑造各种形状,制作者可以根据艺术性,随意加工,表达工艺大师的审美;在佩戴过程中,玉器与人形成一种交流、互动,给人以舒适感;玉器不会腐朽或者发生质变,因此受到藏家与投资者追捧。

  最近成立的“中国当代十大名窑艺术馆”总经理郭广新充分肯定了当代陶瓷的艺术价值。从技术层面而言,当代陶瓷艺术在用料、温控、化学配比等方面比过去的水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装饰工艺上,不仅继承了传统工艺,还在当代生活理念的基础上,使古典工艺呈现出全新的面貌;很多当代艺术家将陶瓷视为其艺术创作的新媒介,借助陶瓷材质进行美学表达,在工艺、形式上都有突破,也对陶艺创新注入活力;当代陶瓷与外界交流更为频繁,形式更多样;当代陶瓷综合艺术价值高,结合了传统的艺术形式,比如绘画、书法、篆刻、造型艺术,还汇集了当代人的审美品位。

  虽然各类当代工艺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各有千秋,但其价格上涨也有其共通性。首先,这是房地产、股票这些领域退出的社会游资涌入艺术品收藏行业必然产生的结果,当代陶瓷收藏家蔺道平认为,中国书画与瓷杂已经达到一个阶段性高峰,交易金额动辄上亿元,一些刚入门的投资者和收藏家很难涉足,需要寻找新的投资点。安蓓认为,“整个艺术品市场的繁荣是当代工艺品价格增长的前提”。

  其次,工艺品市场繁荣和中国送礼文化相关,诚如韩文华所言,“在当代社会,送礼都追求一种文化、艺术品位,在各种场合都需要送礼,而工艺美术品是最好的选择”。

  再者,当代工艺品在近几十年取得长足发展,当代工艺品在技法、图式等方面都有突破,是集材质、工艺、艺术为一体的艺术形式。尤其是年轻一代艺术家,他们的观念新颖,富有创新精神,提升了工艺品的艺术性。

  第四,无论是购买书画还是古代工艺品,困扰买家最大的问题就是真伪鉴定。而当代工艺品的真伪问题很好解决,而且当代工艺品进入二级市场的时间不长,价格相对较低,收藏投资风险较小。

  第五,当代工艺品兼具实用性及欣赏性,更具有培养新一代消费者的价格潜力,因此,有人将当代工艺品视为“适合工薪阶层收藏”的门类。中国嘉德瓷器工艺品部高级业务经理陈林林就表示,从近年的行情来看,“不断有新买家入场,对近现代工艺美术的收藏市场是一个良性的发展信号。”最后,紫砂泥、玉石、寿山石、紫檀木、沉香等珍稀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它们作为创作材料的当代工艺品的行情也随之上升。


  当代工艺品,打造民族品牌正当时

  当代工艺品市场表现突出,也引发行内自身的思考与提升,近年来,大量社会资本进入陶瓷、紫砂等传承民族工艺领域,但他们的发展与传统的作坊式生产完全不同,这些企业更注重打造工艺品自身的品牌,“以奢侈品的经营理念”建立具有当代价值的工艺品。

  在陶瓷领域,江南艺术馆、“璟翎资本”等机构都以全新的理念经营。郭广兴在陶瓷行业摸爬滚打已有22年,“虽然我们国家是陶瓷大国,但精品很少,最近几十年,欧洲以及日本、韩国的陶瓷在有些方面超过我们,有的陶瓷品牌享誉全球”。2010年,郭广新参与了“中国当代十大名窑评选活动”工作,其中的名窑包括河南的大宋官窑、德化的中国白、景德镇珐琅瓷,建立艺术馆,他希望将当地优势变为全国优势,形成聚集效应。

  在经营上,郭广新力求以西方奢侈品的理念来打造“中国当代十大名窑”的品牌。他认为,从历史追溯和文化内涵来讲,中国陶瓷的奢侈性甚至高于西方标准;而对作品的制作精神方面,奢侈品不惜成本、精益求精的制作态度值得我们借鉴;从企业品牌来看,需要借鉴现代奢侈品的营销思路和经营模式。

  本刊记者还采访了另一位以相同理念打造中国传统工艺品的经营者——百越国际文化发展公司董事长朱敏怡。她与紫砂结缘始于电视剧《紫玉金砂》,她在剧中扮演重要角色。也是以这部电视剧为契机,朱敏怡开始了解、熟悉紫砂。正是看中紫砂的艺术性和珍惜性的特质,有志于将紫砂打造成民族工艺奢侈品。“要做精产品,就要以奢侈品的观念来做紫砂壶”,朱敏怡的理想是为紫砂壶搭建一个平台,以全新的理念,将紫砂产品和紫砂文化推向市场,实现中国传统手工艺在现代的复兴之路。

  朱敏怡根据现状,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她希望产品的设计、制造和包装都能适应当代人的需要和审美,与时俱进。2010年,朱敏怡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及其子吕俊杰合作,父子二人设计、督造了限量版的上海世博特许经营文化礼品——“汉风唐韵·盛世中华”和“东方世家”,以当代器型,诠释传统工艺。通过大师设计、制造和限量直接塑造出独特的个性,彰显紫砂奢侈的品质,强化其独特的价值,产品制作工艺上就达到一个完善的、优质的、高端的水平。

  民族工艺品在当代收藏热的基础上,具有不可估量的发展空间,正如郭广新所言,“发展文化产业、打造民族文化品牌正当其时”。但传统民族品牌如何在当代焕发生机,选择怎样的发展渠道,仍需要长时间的探索,面临艰巨且长久的挑战。中国艺术品消费市场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这就为那些具有卓越品质、完美工艺的传统手工艺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以现代的思路,打造民族品牌,唯有如此,民族工艺才会有值得收藏,流传百世的生命力。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