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买家首次对话中国媒体

作者:佚名 来源:《收藏·趋势》 时间:2012-02-07

埃斯凯纳齐一位72岁的老人,从他身上,你可以感受到对古董市场强大的影响和操控力。也许你对他不熟悉,他就是2005年以约合人民币2.3亿元买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的那位震惊全球的顶级古董商。

埃斯凯纳齐和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埃斯凯纳齐和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他认为中国艺术品是全球最好的

  他的妻子有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他说,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将不会再出现在市场上

  可能你很难遇到像埃斯凯纳齐(Giuseppe Eskenazi)这样一位72岁的老人,从他身上,你可以感受到对于古董市场强大的影响和操控能力。他的表情、眼神,也都在告诉你,这一切是因为某种热爱。热爱令72岁老人充满了活力与激情,从而感染着和他接触的每一个人。你因此会毫不怀疑,他就是在2005年以约合人民币2.3亿元买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的那位震惊全球的顶级古董商。

  在2011年伦敦亚洲艺术周上,埃斯凯纳齐的生意非常好。他为这次展会带来了14件明清黄花梨家具,结果,短短一周内卖掉了12件。作为经营中国古董的全球顶级巨擘,这一成交结果毫不令人意外。令人稍感诧异的是,除了中国古董,埃斯凯纳齐还代理了美籍华人李华弌先生的当代作品,而且成交也很好。李华弌先生的12件当代艺术作品,被卖掉了9件。

  我有些好奇,于是问道:“李华弌先生目前作品的售价如何?”

  “平均大约30万美元一幅。”埃斯凯纳齐的回答很轻松。看来,这位操持着中国古玩的成功商人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拓展还算顺风顺水。

  “这是我儿子Daniel的主意。”说起为什么代理李华弌的作品,埃斯凯纳齐解释道。

  原来,在1998年时,埃斯凯纳齐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第一次看到李华弌的作品,就感觉很喜欢,但当时并没有想过合作。多年以后,埃斯凯纳齐的儿子Daniel通过朋友认识了李华弌,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成了他的代理。2007年,李华弌在埃斯凯纳齐伦敦古董店的展览大获成功,20幅展出作品全部售罄。其后,李华弌在纽约的展览也几乎卖掉了所有的作品。

  讲到这里,埃斯凯纳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满足和兴奋。看到他兴奋的样子,我就问他,是否还会代理其他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有两位就足够了,再多可真的忙不过来了。”埃斯凯纳齐笑了。

  当然,我知道《收藏·趋势》的读者肯定对埃斯凯纳齐有着更多好奇,因此也就有了下面的访谈。

  徐:您经营中国古董已有50余年了,如今您的很多藏品都进入到世界级的博物馆里。不过,中国更多藏家认识您,还是通过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的拍卖,这一事件对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国内藏界对此一直感兴趣的问题是,为什么要买这件东西,为什么要用那么高的价格去买?

  埃斯凯纳齐:当时我决定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拍到这件拍品,因为这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机会。这是我从事古董交易50多年来遇到的最好的一件中国古董瓷器,我成功地说服了我的客户,他给予我完全的信任。

  徐:国际上对于元青花的鉴定是否已经解决,在器物的断代上是否会准确无误?

  埃斯凯纳齐:现在可以断代为十三至十四世纪间早期或晚期。

  徐:您认为,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的下一次交易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交易价格会是怎样的?

  埃斯凯纳齐:几乎我所有的客户购买都不是为了再卖出的。他们都是收藏家而不是投资客或投机客。所以在今后的很长时间之内,这件藏品应该都不会再面世。事实是它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被再卖出而是会被赠送给博物馆。

  徐:听说您也曾出售古董给上海博物馆,请问是否可以描述一下您出售给上海博物馆的那件古董?您是否希望能够跟中国的博物馆有更多的合作?

  埃斯凯纳齐:大约10年前,我出售了一件15世纪的XX盘给上海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博物馆之一,能够跟他们合作我很高兴。我1972年跟随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上海。当时我们参观了很多地方,不只是博物馆,还有工厂、合作社、考古遗址、石窟等地方。当时中国的博物馆几乎空无一人,偌大的上海博物馆只有我们十几个外国人。而今天,我们再到中国,博物馆里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不光有外国人,而更多的是中国人,他们的年龄各异,背景不同,变化真的非常大。

  徐:继鬼谷子下山罐之后,国际市场上后来又出现一些价格很高的中国瓷器,您认为这些瓷器价格的合理性如何?

  埃斯凯纳齐:有很多中国藏家和一些西方藏家很喜欢清代官窑,尤其由皇家监制的物品,它们自然会形成较高价位。

  徐:那明清官窑瓷器在国际市场上数量如何?能不能满足中国国内藏家的需求?

  埃斯凯纳齐:明清官窑瓷器并不多见,它们的高价位证明了其市场供应尚不能满足需求。

  徐:就您了解,明清官窑在国际市场上的赝品情况如何?如何避免赝品带来的风险?

  埃斯凯纳齐:的确在市场上有很多赝品,因此要从可靠并可信的渠道来购买。

  徐:中国藏家手中有大量的宋代以前的瓷器,您认为这类瓷器未来的市场价格如何,里面能否出现像鬼谷子下山罐那样的价格?

  埃斯凯纳齐:宋代前的早期瓷器,目前来看不大可能达到元青花这样的高价位。

  徐:大家都很好奇,您是怎样开始中国古董生意的?

  埃斯凯纳齐:我们是家族生意,我自小跟父亲学起。父亲去世时我还很年轻,就自己边学边干。我今天的成功离不开我的妻子,她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而她一生都在研究中文。

  徐:那么您的成功很大成分要归功于您的妻子了?

  埃斯凯纳齐:当然,所有的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他们知道怎样让我们努力踏实地工作。女人比男人敏锐,她们可以看到男人看不到的东西。现在中国有很多成功的女人,从各个层面上,政治上,商业中等等。她们很聪明,很优秀,非常值得尊敬。

  徐:曾经有中国的藏家跟我提起“屋顶理论”,意思是说要买每个门类中最出色的东西,这样他的收藏才会保持升值,您是否认同这种理论?

  埃斯凯纳齐:收藏家之所以花那么多钱去买一样东西,首先是因为他喜欢,而不是先去考虑是否可以马上用来换钱,没有太多的功利性。

  徐:在您眼中,中国艺术品有着怎样的魅力?

  埃斯凯纳齐:中国艺术品是独一无二的,是世界最好的。因为全世界只有中国文化是一个完整的文化,他从来没有间断过。它一直在演变,在发展。其他文化和艺术都中断过,比如希腊艺术、罗马艺术、埃及艺术等。而且,只有中国艺术涉及到如此广泛的门类和领域,比如你们有瓷器,也有文房四宝,有绘画也有漆画,每一种艺术都能做到如此精湛。古代中国艺术就是文人士大夫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是他们的生活,而不像今天艺术更多是富裕的人花钱来购买的一种商品。

  徐:您接触的中国收藏家多吗?您怎样看待中国的藏家?

  埃斯凯纳齐:近六七年来,从大陆来的中国藏家越来越多,他们有一些已经有了很丰富的古董知识,他们还在很认真地学习。他们的兴趣很广泛,他们会喜欢清代的瓷器,也喜欢佛像,还有明清家具等。中国人很聪明,他们学得非常快。

  徐:您今年72岁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您会不会有的时候静下来回顾一下人生?

  埃斯凯纳齐:我工作很努力,每天至少工作13个小时。早上6:30来到店里,晚上七八点钟回家。星期天我也在家里工作。虽然我工作时间很长,也很忙,但是我一点也不觉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我做的事。我就喜欢呆在我的古董店里,在这里我就很开心。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