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增:创新是定窑继续生存的要点

作者:佚名 来源:创意世界 时间:2011-11-04

自唐至元,定瓷作为五大名窑之一的名瓷,历时数百年,盛极几代。宋时却使这一瓷中瑰宝香消玉殒,几百年后的陈文增对定窑工艺过程进行了全面破译,使失传千年的历史名窑再现人间。

  定瓷产自河北曲阳县,因古时曲阳属定州管辖区,故名“定瓷”。自唐至元,定瓷作为五大名窑之一的名瓷,已成宫廷御用之品,历时数百年,盛极几代,并以其奔逸典雅的纹饰及“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的白瓷而闻名世界。然而,宋时的辽宁之战、金宋之战却使这一瓷中瑰宝香消玉殒,从此在中国大地沉寂了800余年。

  生于1957年的陈文增是河北省曲阳县人,是我国著名的定窑陶瓷艺术家,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8年4月,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陈文增“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称号。陈文增对定窑工艺过程进行了全面破译,使失传千年的历史名窑再现人间。

  创新是定窑继续生存的要点

  陈文增从事定窑研究30余年,使失传千年之久的历史名窑再现人间。为了这项重大民族文化瑰宝再现与振兴,他无数次栉风沐雨去古定窑遗址寻根问艺,无数次进京、到镇江、赴上海,凡是有定瓷遗物的全国各大博物馆(院)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几多坎坷,几多磨难,历经千百次试制、失败,再试制、再失败,终于形成今天艺术、仿古、日用三大系列、百余品种的定瓷生产规模。

  定瓷刻花,是定窑艺术的装饰典范。在恢复定瓷的过程汇总,陈文增不仅破译了古定瓷的工艺技术密码,还独创了“瓷、诗、书”三联艺术。在不断的探索中,陈文增打破了陶瓷史上关于定瓷双线纹样“刻一刀,复一刀”的说法,发明了定窑刻花专用刀具,创造了“刀行形外,以线托形”的刻花理论;在定瓷的烧制技术上,陈文增更是与理论界惯常的说法大相径庭。他通过不断的试制研究和古今比照,最终认定,定瓷独有的白中闪黄、透青等不同呈色和紫定、红定等各色定瓷分别取决于原料、火焰、时令等综合因素和瓷釉在不同的高温烧制气氛下产生的窑变。

  在陶艺中涵咏 在诗性中升华

  陈文增先生的作品以定窑细白泥为原料,以传统工艺拉坯成型,以雕花印刻为装饰。技法娴熟灵活、飘逸潇洒,刀法行云流畅、一气呵成,不论从釉质、色泽、图案或造型上,都趋于完美。作品《定白釉刻花瓶》刻花刀法俊健,线条飞动,一起酣畅。装饰疏密相间,错落有致;釉色白中闪青,颇为生动。造型取小口、溜笼状,瓶体圆润饱满,雕花装饰,其神龙遨游、腾挪于云际,更水浪叠涌、连绵不断。令人顿生包容、广阔、咸宁、祥和之感受、作品为建国50周年而制,现藏人民大会堂;《定窑“艺争诗写”句三联艺术直口瓶》为陈文增大师独创“瓷、诗、书”三联艺术世界吉尼斯之最。器壁装饰为缠枝莲花,一侧为陈文增题句:“艺争炉火纯青时,诗写耐人寻问处”。此作品全面地体现了陈文增大师对定窑文化艺术的理解和经典精神的诠释;《定窑莲纹刻花安泰瓶》取民安国泰之意。瓶体颈、腹两部分按黄金分割而定,束颈至口渐放,颈下顺势呈园腹至底部直径扩大,富文鼎之感,与“安泰”暗合。装饰以莲纹,其枝叶弯转,花蕾相映,具有浓郁的定窑风格;《定窑梅花口刻花瓶》其形取高耸,颈见束放,口呈梅花。整个线形丰腴得体,底部徐徐外扩,将逸气付清丽之外,富婀娜于劲健之中,壁饰玉莲,缠枝一圈,使首尾相接,其刀法潇洒,线条饱满。此处将梅花与莲花二者在造型与装饰上相逢,高洁情怀与傲霜气度合二为一,意在展示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及风神豪迈之气概,充分诠释中国文化与艺术的核心内涵,是物质升华与人文理念的殊途同归;《定窑牡丹刻花三联艺术贵妃瓶》设计取唐杨玉环丰满而修长之体态为基本造型。唇口、溜肩,腹部丰满而柔顺至底部渐收,整个造型妩媚婀娜。装饰为荷花,其刀法酣畅,线条沉着飞动,演绎固定刀法又别出机杼。上刻自作诗:“时光掩过几番秋,玉韵何曾失自柔。史笔情怀达万种,芳馨一段记风流。”

  30多年来,陈文增在恢复定窑,、发展定窑文化艺术苦旅上下求索。其作品及其研究成果多次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肯定和赞誉。定窑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并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中国工艺美术创新设计大赛金奖、国家知识产权局金奖等奖项;其个人曾获全国自学成才奖、中国历史名窑恢复与发展特殊成就奖及中国工艺美术荣誉奖、世界杰出手工艺品徽章奖等。其作品被英国珍宝博物馆、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中南海紫光阁、国家文物局、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工艺美术馆等权威机构收藏。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